第104章(第1/2页)

    经常会得到一片羡慕,可把他美坏了。

    要是知道小海豹要搬走,那还得了?

    可是怎么说人家也好不容易和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父母相认,这个时候要是阻止他们和和美美,那确实还是不太好。

    所以说,一切还是得看出来的意思啊。

    这么想着,吴安杰也紧紧盯着楚眠看,就连一直趴在吴安杰肩膀上哇哇大哭的程归也停下了哭声,抬头盯着一脸的泪水,期待的看着楚眠。

    被四双眼睛紧紧盯着,初次体会另类修罗场的楚眠, “。”

    干嘛都看着他哇!

    他伸爪抓了抓脸, “我——”

    就在此时,程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程归身边,紧接着程归爆发出一阵悲惨的叫声, “呃啊啊啊呜呜呜——”

    程妈妈收回掐着他胳膊的手,使出了毕生的演技,装的是一脸担忧的轻抚程归的脸,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呀?”

    程归看到程妈妈疯狂给自己使眼色,立刻明白过来,用力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辱使命。

    程妈妈欣慰极了,儿子,就看你啊!

    程归点点头,他不愧是得过影帝的男人,仅仅就是这么一瞬间,就酝酿好了情绪,目光缓缓移向楚眠,泪水在眼眶中涌动,眼神欲拒还迎,像是诉说了千千万万,又像是什么都没说。

    他叹息一声, “没什么,我就是……我就是想到终于找到眠眠就……我开心吶!”

    程妈妈紧张的握紧拳头,加油,还不够,再接再厉吶!

    程归接收到了自己母亲的信号,继续说, “这样哥哥其实已经很开心了,你搬不搬过来其实也无所谓……,反正安安家里距离这里也不太远,哥哥想你的时候……呜呜呜就过去看你……”

    他说到最后,甚至灵活使用了楚眠的呜呜呜绝技,简直就是欲语还休感天动豹。

    楚眠跟着他的目光,落在他打着石膏的胳膊和腿上,心情一阵激荡,伸手握住程归的手, “呜呜呜怎么能让哥哥受着伤去看我呢?”

    程归哭着摇头, “没什么,为了我亲爱的弟弟,吃这点苦都不算什么!”

    楚眠闻言又是一阵感动,紧紧的握住程归的手, “呜呜呜不行,怎么能这样,不如我还是搬过来吧?”

    程归强忍着要勾起的嘴角, “眠眠不要让自己为难,哥哥都是可以的。”

    楚眠摇摇头, “没事,我不为难。”

    程归点点头,脸色扭曲一下了,像是忍着巨大的痛苦。

    楚眠吓了一跳,连忙握紧他的手问, “哥哥,你怎么了呀?哥哥!你不要吓我哇呜呜呜——”

    程妈妈和程爸爸见楚眠已经开始叫哥了,还叫的这么亲密,简直嫉妒到质壁分离,压根没有注意到大儿子痛苦的表情。

    楚眠见程归反而更痛苦了,吓得小脸都白了,拿出了嚎丧的架势, “哥哥啊!哥哥你不要吓我呜呜呜——”

    程归疼的张了张嘴,发出痛苦的嚎叫, “呃啊啊啊——手……手……啊……”

    “手怎么……”楚眠低下头,看着自己由于握的太紧,已经把程归的手握的发紫的手,尴尬一笑,连忙收回爪,不好意思的挠挠脸, “我没看到,哥哥你手没事吧?”

    程归摇摇头,很大方的表示, “没事,哥皮糙肉厚的,一会儿就好了哈哈哈——”

    楚眠看了眼他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手,豹眼里满是担忧, “真的没事嘛?”

    “没事没事。”程归头转了个方向,扭曲了一下,再次转过来又恢复成了那张帅脸, “眠眠放心吧,以前我拍戏的时候经常受伤,豆习惯了。”

    嘎嘎嘎……,他这么说,眠眠肯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可靠的哥哥!

    然而,楚眠目光落在他法打石膏的胳膊和腿上,终于被说服了。

    当然,他不觉得是因为拍戏经常受伤,但程归经常受伤这一点绝对是有目共睹的。

    能在持续受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