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阶下囚(2)(第1/3页)

    你当然不知道自己抽中的诗是长公主写的。

    齐玉也不知道自己抽中的诗是一个东宫伴读写的。

    你们只都觉得,写这诗的人还挺怪。

    你们给对方对诗,待拿到对方给自己对上的诗的时候,心中又不禁觉得对方更怪了。

    你写的诗的意思明明只是道这人生无趣,问对方有没有什么爱好。

    那人居然回你,自己喜欢看人被剥皮抽骨。

    大概是脑子有什么问题的。

    你没有放在心上。

    可之后连着几次,你都抽中了这个人的诗。

    对着对着,你倒也觉出几分兴味来。

    以至于,在之后主持诗会的人问你,是否要与这人保持联系的时候,你没有拒绝。

    诗会的人便给了你一张纸,道是与你对诗的人给你留的。

    上面是一个地址。

    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中,你们无数书信的联系地点。

    齐玉一直以为,跟自己对诗的、书信联系了许久的人是一个性情有些冷淡的女郎。

    即便他不知那人的相貌,甚至性别,但他就是觉得,与他联系了这么久的人是一个性格冷淡的女郎。许还是某个高门氏族的小姐,家教颇严,家中事情也多。

    他不知她具体的生活,却能从她的字里行间窥见她的压力。

    她给自己写的信往往也没有他的长,写的也大多是他往日根本不会注意到的东西。

    比如长街口卖身葬母的幼童、门前饥饿的小猫、街尾于他看来脏污至极的乞儿。

    那女郎言辞冷淡,不懂风花雪月,却有着一副慈悲心肠。

    不像他。

    宫中的人都说他连心都是黑的。

    他的心当然不是黑的,那些宫人净会乱讲。

    他不过是喜欢看人被痛苦折磨,喜欢让人被剥皮抽骨罢了,这样便算是心黑了么?

    齐玉觉得自己好冤枉,所以他将那些敢冤枉他的宫人都送入了他的地牢,让他们死前能让自己开心一回。

    这些事情半真半假地出现在书信中,道他受尽冤枉,却根本不提明他的暴虐。

    你一直以为与自己书信联系了许久的人是一个世家的小公子。

    还是在家中不得宠的,爹不疼娘不爱,仆从都可以来踩他一脚。

    你叹了口气,担心他会因为被欺压而做出错事,便常常开导他,与他分享生活中的美好。

    时间久了,似乎还是有些成效的。

    他言语间不再渗出令人不适的阴郁,看起来开朗了不少。

    就是关心你的次数多起来。

    这份关心并不让你讨厌,在很多时候,还让你心中一暖。

    书信联络一直持续了大半年。

    或许一开始只是觉得对方怪异,由此生出了好奇,也因此有了来往。

    可随着联系的书信因时间高迭,句句分享与回应,声声关心与怜惜,无关相貌、地位,纯朴至灵魂中生出的共鸣。

    ——那些好奇便蜕变成了一种秘而不宣的暧昧。

    暧昧最易上头,情爱也最是迷人心智。

    初尝情果,便是无心如齐玉也在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

    他想与那个女郎见面。

    他甚至想告诉那个女郎自己身上全部的秘密。

    这或许会换得她的怜惜,他知道她最是心软。

    也或许会招来她的厌恶,可在这盛京,只要他还是长公主,强囚一个女郎又算得了什么?

    你也想与那位书信来往了大半年的世家公子见面。

    半年前同胞兄长意外离开,你被迫女扮男装代替兄长成为东宫伴读,为家族维持着这份岌岌可危的荣耀。

    你的真实性别是秘密。家族千叮咛万嘱咐,绝不能现于人前。

    你顶着兄长的名字,模仿着他的性格、字迹、言行举止,慢慢化为他的影子。

    除了你的家族,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