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穿成耽|美文里的炮灰万人迷后我死遁(第1/2页)

    许清时面上笑意不变,语气却分外坚决,“不行。”

    酒并不是一个好东西,特别是这种会所内的酒。

    一旁一同送酒上来的同伴讶然抬头,心下震惊。

    许清时在他们会所也算有名,他一个无权无势的omega,还生了一张那么惹眼的脸,在这个出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的会所中,难免会遭人觊觎。

    但这么久了,许清时还是安安稳稳地待在会所中,一张看起来软白无害的脸,干的却都是阴毒狠辣的事。

    旁人想要亲近他一下都不行,每日就是冷冷地端个酒一到点就走,一旦有人想要接近他,他能将那人的牙都打出来。

    ……一个omega,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

    像如今这般,主动关心他人,倒还真是少见。

    同伴觉得新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视线还没往你身上移,在你身前的许清时却一侧身,已经初具男人宽厚身形的少年就将你的身影牢牢挡住。

    同伴一愣,对上了许清时看过来的目光。

    一瞬间,如冷芒刺背。

    许清时暗哼了一声,不理会已经被吓得面色发白的同伴,又将视线转了回来,分毫不差地、牢牢锁定在面前人身上。

    你还是觉得郁闷,还是打算喝酒,于是便不顾许清时的阻扰,还是将桌上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

    辛辣的酒入喉,你面色红润了一瞬,觉得心中的憋闷终于畅快了些许。

    许是酒壮了胆,你抬起眼,琥珀色的眼珠在灯下显现出别样的温柔光波。

    你未注意到面前少年骤然紧绷的身体和他眼底闪过的那丝被死死压抑的痴迷,只是单手支着下颌,歪着头看他,道:“许清时,你为什么——”

    “总是在不开心呢?”

    许清时一怔,他又笑起来,微微侧开脸,这个角度他专门找过,是他的脸最好看的角度。

    他将你的问题在心中翻滚了一圈,给出了最为妥帖,最不会引起你疑心的回答,“姐姐说笑了,我很少不开心的。特别是姐姐来找我的时候,那时候我是最开心的。”

    骗子。

    你的系统面板上明明显示他的幸福值很低,这还不是不开心?

    你抿了抿唇,闷头又喝了杯酒,喝的太急,你不小心呛到了,剧烈咳嗽起来。

    许清时肉眼可见地变得慌张,他上前轻柔地抚着你的后背,在你身边团团转,不断说着话,“小心些……还难受吗……我都说了不要姐姐喝酒了……”

    你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许清时见你缓和下来,长舒了一口气,“姐姐吓死我了。”

    他已经站回了原来的位置,垂在黑裤旁的手神经质般轻颤了一下,他面上还带着关切,心底却浮现出不堪的、近乎下流的幻想。

    ——摸到了姐姐的背。

    好小好软,轻拍的时候像是在拍着一团棉花。

    他像是一个上了瘾的赌徒,无法抑制地不断想着方才的触感。与其隔着好几层衣物,他更想直接触摸到你娇嫩的肌肤,一定、一定会比他想象的滋味更加美好。

    他见到了你尚有些红的面色,又担忧起来——只是喝个酒就会将自己呛到,姐姐这样柔弱的话,以后要怎么办呢?

    外面的世界对姐姐而言一定很恐怖吧?

    少年眸色轻转着,已然下定了决心。

    你看见了系统面板上那条代表着许清时的幸福值的横杆忽然暴升,却又在某一刻下跌。

    你数了一下,发现增加了足足十点。

    你悄然抬眼看了许清时一眼,却只看见他脸上毫无破绽的笑,心底又泛起疑惑:刚才许清时是在想什么?怎么忽然提高幸福值了?

    你琢磨了一会儿,仍是想不通,索性直接问出来:“你方才在想什么?”

    许清时笑意一僵,他舔了舔后槽牙,方才好不容易被压抑的欲望蓬勃而出——

    在想将姐姐狠狠压在床上,摆弄出各样的姿势,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