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我愿意尊称你一声父亲(第2/3页)

啊为什么除了阿波罗,这几个男神开局照面全是负数好感!

    宅男一脸牙痛地给她进行了一个赫拉和狄俄尼索斯仇恨往事的科普……南铃又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膝盖狠狠中了一枪……自己因求生欲爆棚,含泪抱上的大腿,竟然自带仇恨buff。

    那边南铃忙着穿衣,这边宙斯和狄俄尼索斯也没闲着,酒神懒散地再次劝起自己移不开视线的父亲:“您再不去天边巡视,赫拉便要感到奇怪,再一次看过来了。”

    “届时,无论是您如今颇为喜爱的南铃,还是身为酒神的我,都会触怒那位尊贵的女神。”酒神的声音在面对自己的父亲时,倒不再是恶意满满,而是醉人的绮丽音色:“为了更长久的欢愉,必要的忍耐是值得,我想我敬爱的宙斯,一定比您的儿子更清楚这个道理。”

    宙斯:“……”

    肉都送到嘴边了,却只能眼睁睁地放开,他心里苦。

    宙斯,含恨离开!

    而他背后,酒神的狂女们又一次和男男女女热情地欢歌,赞美着目之所及的一切喜悦,那巨大的快乐汇聚在一起,足以吞噬形单影只的所有商旅。

    ……

    离谱!

    南铃再一次双手捂胸,惊慌失措地躲避着身边所有人的抓扯。

    狄俄尼索斯赐予她的衣服,在狂笑的人群中又一次粉碎的彻底,人群欢呼着让那些布料漩涡中流转出去,一双双手带着十足的疯狂和欲望抚摸过南铃的躯体,有男有女,让南铃整个人都不好了。

    淦啊!

    难怪刚刚狄俄尼索斯那么轻描淡写地就许诺她了,其实这厮根本没想过她能笑得出来吧。

    这位酒神简直是拿她代餐赫拉来刁难,恶意骑脸,这离谱程度已经是离离原上谱了!

    【酒神狂女们往往会围绕着狄俄尼索斯载歌载舞,痛饮美酒,然后变成一堆疯狂的女人,袭击撕碎无辜闯入的男人还有婴儿,生吃小动物和孩子的肉,然后还会跟加入她们一起意乱情迷的男人交欢到狂欢结束为止……】

    南铃一边躲避却四肢难敌八方放浪,她感受到屁股被捏了一把,那些手还想扯掉她腰上已经岌岌可危的破布——

    难道今天要群p一把才能退场了吗,还要保证自己在群p里不会被杀了吃掉。

    南铃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一边忍住那种上涌的作呕感,一边试图跟不知为何从进入人群中,就一直沉默的宅男沟通对策。

    绝对,绝对不能哭。

    哭出来就输了,南铃努力让自己遗忘那种羞耻的感觉,在深渊旁边蹦迪的感觉并不好,如果沉沦酒神赋予的狂乱,她最后的结局说不定就跟酒神以往的祭品一样,被撕碎,被吃掉。

    该怎么做?

    该死,要不先滑跪撑过这会儿,反正她也有不死之身的buff,就当是一场梦——

    “为什么不释放天性,不臣服酒神的恩泽?”

    女人们焦急地喊着。

    “为什么不沉沦欢愉,不拥抱酒神的权柄?”

    男人们不解地嘶吼。

    “如果你加入我们,狄俄尼索斯说不定也会将媾和作为奖赏,让我们一起沉醉,和他睡在快乐的天国……”

    那些视线和杂乱的乐声一同向她袭来,狄俄尼索斯披散着自己的红发,淡紫色的眼睛映照着南铃狼狈的模样。他甚至不以为意地笑着,那笑容流露着残虐。

    在最后一块遮羞布即将扯掉的瞬间。

    南铃听见,宅男咬牙切齿地声音终于从耳边响起——

    “操他大爷的!我睡你马勒戈壁,500积分给我砸!南铃,你给我撑住了!”

    “系统,我要兑换印度神话黑公主的无尽纱限时技能一天!”

    南铃茫然地看向那个手机屏幕,宅男的脸上映照着屏幕的冷光,他手快速地敲击键盘,摁着鼠标,镜片之下那相对有些狭长无神的瞳孔,此刻涌现着又冷又怒的情绪。

    “谁他妈要跟一群神经病玩群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