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我愿意尊称你一声父亲(第1/3页)

    现在的南铃可以称得上是楚楚可怜。

    她生得相当柔软,此番遭受狂女们狂风暴雨般的撕扯后,整个人如刚出生的羔羊,惨遭欺辱的可怜样。

    她双手捂住胸,一个莹白的少女骑在圣洁的白鹿上,黑发软和地落在背后,一双清澈的眼眸似乎有泪光闪动,神情无措又十分娇羞,被两个男人这样盯着,足以让人遗忘她先前的速度与剧情。

    只觉得眼前这画面别有一番令人蠢蠢欲动的媚态在里面,蛊惑他人……

    想要将她好生蹂躏一番才好。

    南铃:沃日啊。

    宅男代入一下南铃,感受到了窒息。

    这位社恐现在,心情该是何等的,痛苦和羞耻呢。

    ——整个就是一大写的卧槽。

    南铃脑中疯狂滚动着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么的令人难以描述,怎么着,裸奔少女一日御二男是吧,还开门父子局?卧槽要不要玩这么大,虽然是有出门偶遇男神的打算,但是,这他妈是个什么发展情况?

    南铃被宙斯相当火热的目光看得那是脚底板都想抠地的程度,她跳下白鹿,躲在白鹿的遮挡下,欲哭无泪:“那个,那个,伟大的神明们,有谁愿意借我一件衣服穿……?”

    宙斯眉头一展,正打算来一番英雄救美,随手扯一个自己的披风来好好当一把好男人,还能让南铃穿上自己的衣物满足一下某些雄性癖好……却看见自己的儿子露出了夹杂些许冷意的笑容。

    “人类之女,你打搅了我的狂欢盛宴,令我的信徒有了异心,难道不该先考虑如何赔罪吗?”

    南铃:“?”

    那平静而略微沙哑的声音,落入耳中,让南铃感觉到像是喝了酒一样,伴随着男性些许低沉却十分好听的嗓音,冷淡和恶意又一次袭来:“虽然无知者无罪,但你让他们的朝拜难以圆满。我可以赠予你衣物,但与之相对的,我要你也加入信徒们的狂欢。”

    强、强买强卖,逼良为娼!?

    南铃正要辩解几句,却被宅男按住。

    “妹子,别闹,这个红发男人就是狄俄尼索斯。”宅男盯着屏幕上那个修长的身影:“他现在对你的好感度是-20,而且在他的庆典里,他就是半个疯神,别触怒他。”

    酒神之名当然听闻过,可是狄俄尼索斯这恶意扑面而来,就很没有道理。

    南铃磨了磨牙,怂了。

    不过要不要求助宙斯呢?南铃小心地看了眼宙斯,就看见宙斯喉头很明显地动了动,显然是很想做些什么,算了,还是别求助了,求着求着滚到床上,要是过会儿赫拉再看过来,她可以当场狗带了。

    南铃愁眉苦脸间,红与白的绸缎,掷在了南铃面前的白鹿上。

    狄俄尼索斯手撑着下巴,在一树光影下笑得魅意横生。这位美丽的神明,比起正神可能更像是邪神般的生物,而他同样过于傲人的颜值,在此刻加剧他了他的邪恶。他以蛊惑的口吻描绘着愿景,那声音听起来绮丽而如美酒般醇厚:“可怜的孩子,还在恐惧么?等你沉沦于狂欢后,或许会感到无尽的喜悦也说不准……到那时,我不会惩罚你,说不定还会奖赏你一个愿望。”

    司掌美酒和狂欢,流浪于人间的神笑着许诺。

    南铃一下觉得自己支棱起来了:“您说到做到?”

    “那是自然。”狄俄尼索斯漫不经心地回答:“只要你能在庆典中令我满意。”

    好感度负数和恶意满满什么的无所谓,重点是可以许愿——

    “愿我的奉献,能令伟大的狄俄尼索斯宽恕我先前的无礼。”南铃用赫拉神殿中学到的礼节,对狄俄尼索斯行礼,南铃拿起衣物准备穿上,又听到宅男头痛的呻吟。

    ——这我不得许愿他让我睡!

    “嚯,好家伙……他对你的好感度-30了……”

    “……”

    南铃:?

    南铃:??

    南铃:???

    多大仇!!!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