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打扰了,请你们继续(第1/3页)

    “近来赫尔墨斯对那个凡女很是上心?”

    “他简直就像是陷入了热恋,奔跑于天空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

    “那女子生得有那么好看?”

    “其实也就那样,但我觉得那个小姑娘很有趣,而赫拉也好,阿尔忒弥斯也好,甚至是阿佛洛狄忒都对她颇有些欣赏。”

    听闻赫拉的名字,狄俄尼索斯眼底闪烁过有些厌恶的光,甚至连带着对南铃都有了些恶感,不过他向来能把自己的心思藏得很好,青年抬起头望向自己的父亲:“我先前只听说过赫拉和阿佛洛狄忒争抢赫拉宫殿里一人类女子,原来便是如今您说的那人。”

    因为赫拉的缘故,狄俄尼索斯永远不能回到奥林匹斯山上,哪怕他的权柄是受诸神认可的正神也不行。区别于执掌大海的波塞冬,和管理冥界不能抽身的哈迪斯,狄俄尼索斯身为正神,却难以在奥林匹斯落足,其原因是因为赫拉的憎恶。

    与之相对的,他也十分厌恶着赫拉,对司掌婚姻和妇女的奥林匹斯女主人,对她抱有深深地成见,所以听闻她宠爱南铃,首先对那女子也增添了些许反感。

    不过……赫尔墨斯?

    狄俄尼索斯对那位开朗狡黠的年轻兄长倒是有很多感恩之情。

    在他非常年幼的时候,宙斯将他交给了河神的女儿们抚养,赫拉时不时去窥视这个丈夫活下来的私生子,在怒火和杀意中她将河神的女儿们鞭笞殴打,叫疯狂的情绪感染了她们,抱有可怕的破坏欲。

    因赫拉的虐打而陷入疯狂的河神女儿们,也难以控制的打杀下人。她们甚至会在路边残害路过的商人和行人,将他们的血液染红领域,叫无边无际的恶意将生命拆解,她们甚至拿起刀,又哭又笑地想要切碎幼小的狄俄尼索斯,好让他彻底死去,再也碍不了赫拉的眼。

    而惨遭屠戮的商人触发了赫尔墨斯的领域,他快步赶来,就看见疯癫的女仙们哀嚎着,狂笑着,把狄俄尼索斯按在地上,所有的菜刀高高举起,打算将其剁成肉泥。赫尔墨斯救下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将他交给他的姑母,塞墨勒的妹妹照料。

    接受了一段时间王族教育的孩子,又一次被赫拉发现,赫拉妄图淹死帮助狄俄尼索斯的凡人,想要召唤洪水淹没这个狄俄尼索斯生活的地方。幸好赫尔墨斯的消息十分灵通,他得到消息就抢先一步扮作远古神明带走了狄俄尼索斯,甚至骗过了对远古神明非常尊敬的赫拉,才叫这饱受磨难的孩子又一次幸免于难。

    因此,狄俄尼索斯对赫尔墨斯也十分关切,此时看着宙斯对着自己儿子的女人长吁短叹,他内心多少是有些微妙的。

    他应该劝诫宙斯的。

    狄俄尼索斯心想,无论是为了自己敬爱有加的父亲,还是对自己有诸多恩情的赫尔墨斯。

    于是这位执掌狂欢,酿造,戏剧的酒神,他同时拥有残忍,疯狂,所到之处都是欢乐的海洋,竭斯底里的疯狂的神明,一板一眼地开始劝自己父亲放下一时的情爱。

    宙斯:“……”

    宙斯心想:我就不。

    我一定要品尝到那个始终得不到手的,人类女子的滋味。

    东方那句经典男性发言说的就很有道理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宙斯便是如此,在南铃快乐地跟赫尔墨斯贴贴,跟着阿尔忒弥斯学打猎的时候,他的妻,对他跟防贼一样。一旦他有那么点想要来到阿尔忒弥斯领地的念头,或者再赫拉的宫殿中对着那个蹦蹦跳跳的身影有点蠢蠢欲动的心思时,就会有赫拉或者赫尔墨斯的出现,打断他的任何行为。

    宙斯对南铃的心思,按理说藏得是很好的,就算是聪慧如赫尔墨斯,一时也一直没有发现宙斯的想法,而他每次都能出其不意地抢先一步和南铃手拉手走开……

    一定是赫拉。

    可赫拉又是怎么看出他心思的?

    他甚至都没怎么跟南铃接触过,难不成是最开始的时候……可那个时候,他对南铃的态度并不好。

    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