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初恋售后回②(第2/3页)

而且也不会有赫拉和阿尔忒弥斯傲慢的管教和注视……我想,我们会拥有一个足以铭刻在灵魂里的星夜。”

    赫尔墨斯有一双附有羽翼的靴子,能让他不必靠着风与云也可以比其它神明更快地奔向许多地方。他抱起南铃奔向千里之外,繁花盛开之地。

    【这是雪滴花,而在有些地方,又有着雪铃花的称呼。我行于那里旷野,听到他们如此称呼,不知为何就想起了你。南铃,这束花,送给你】

    这是一个四季还未曾分明的神话世界。

    而在清爽夜晚,山海之间的荒野中,花海中遍布着一朵朵雪白的花,它们丛叶相较于那些怒放的野花来说显得纤细,似滴未落的花垂悬在其间,不太自然地连成一大片。

    那好闻的淡香仿佛凝滞于此处,让人心旷神怡。

    雪滴花如此大片的汇聚在微凉的山谷中,让南铃几乎是一落地就看向赫尔墨斯。

    “该不会是……”

    震惊,商业与雄辩之神为爱种田为哪般……南铃咽了咽口水,简直惊得合不拢嘴。

    赫尔墨斯盘腿坐在她脚边,任由女孩子站着俯视着自己,丝毫不觉得这对自己的神威有什么损害:“我只是跟那些无所事事的猎人做了生意,那些不爱从事农活,又没有聪明头脑的人,在这种事上处理的倒也还可以。不过,雪滴花的生长地区还要再远一点,但我希望这些花能开在离你更近的位置。”

    “瞧,我说过了,这些花会令我想起你。”赫尔墨斯的手指拨弄着低垂的花瓣:“所以这些垂落的小铃铛,对我来说从此只有一个名字,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他随手捧起大堆的雪滴花,示意南铃弯腰。

    在香气与洁白之间,赫尔墨斯故意发出了“嘭”的拟声词,那些花纷纷扬扬地散开,露出他手心里的——

    “手镯?”南铃看着赫尔墨斯手里,由金子打造的蛇形手镯,蛇眼镶嵌着跟赫尔墨斯的瞳孔如出一辙的翠绿宝石……南铃正要仔细打量,又看见赫尔墨斯手合拢了起来,手中的东西变成了热气腾腾的卷饼。

    被叫不出名字的绿叶包裹着香喷喷的食物和足够新鲜的水果,不断从赫尔墨斯的手中掉落下来,而手镯不见踪影。

    年轻的神明笑嘻嘻地说:“别着急,它们都是你的。”

    他侧卧上那片雪白的花丛,舒展自己本就修长的手臂,食物散落在他身前,雪滴花扫过他的大腿还有面颊——这个动作简直称得上媚女。

    南铃:谢邀,有被魅到。

    然而还没结束,神明卧在象征她的雪滴花之间,冲她伸出那只手。

    “今夜,我也只是你的神明。”

    宅男十分感动。

    他喵的,吃了这么久的狗粮终于能关机了。

    随着任务的完成,这个死板的系统终于变得人性化起来,只要一检测到任务对象的性欲,它就能够开始自动跳弹窗询问是否关机。

    宅男快乐地关上了电脑界面,并祈祷每一个任务对象都能只啪啪,不恋爱。

    就在页面即将关掉的时候,南铃的手终于交给了赫尔墨斯。

    他们倒向一片纯白的海。

    ……

    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从赫尔墨斯沿着手背延伸至手臂,肩膀,脖颈,嘴唇开始的。

    一切是怎么结束的?

    从赫尔墨斯将那只蛇形的手镯套上她手腕后将她彻底拥抱后结束的。

    南铃窝在赫尔墨斯的怀抱中,看着赫尔墨斯将烤肉撕开成块,一点点投喂给她。南铃也将葡萄剥开,回塞给赫尔墨斯。

    “嗯……我下次一定会准备好回礼的。”南铃的小拇指点了点手腕上的手镯,信誓旦旦地说,见到赫尔墨斯似乎想要拒绝,她的情商无师自通:“我知道我知道,这些是神明对信徒的宠爱,无需特别的回报。但是恋人之间总是会互相赠与东西的……如果、如果我们是情侣的话。”

    赫尔墨斯便哑然失笑:“南铃到来的本身,便是命运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