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关于这次doi作者根本没想到能开这(第1/3页)

    “怎么了,宙斯?”赫拉的声音充满成熟女性的风韵,终于唤回了宙斯的视线。

    他那可以洞察世间万物的神眼自然不会被白纱阻隔,但是那男女纠缠之间,令他惊艳的小小风情,还是引得宙斯喉咙竟然动了动。

    这位奥林匹斯神话体系里,家喻户晓的渣男,面上带着虚情假意的笑容,揽住自家妻子的腰,竟然是很久未见的亲昵姿态。

    “无事,就是今天的庆典……你办的很好。我已经许久未曾见过这样欢欣的景象。”

    他呼吸竟然有些许粗重。赫拉有些震惊,旋即是一阵止不住地窃喜和羞恼涌上心口。

    拥有一个过于花心的丈夫,作为妻子的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丈夫释放的交欢信号。然而这个场合,可不是在自家的宫殿里,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发情!

    保持住面上的威严,赫拉明艳的脸上不自觉带了些许含情脉脉。那些尊贵的花缠绕于她的王冠之上,令这位雍容华贵的女主人魅力非凡,她的怒气,她的突入起来的沉默都让宙斯不由地将话语变得轻柔。可惜宙斯的目光一落到赫拉脸上,那些因为看到年轻男女欢爱而蠢蠢欲动的想法顿时散去了不少。

    于宙斯而言,赫拉并非不美。只是这场漫长的婚姻令他对彼此充满了倦怠。

    察觉到妻子的羞怯,宙斯假意与她调情,随后将手掌不动声色地流连于妻子的腰间,以此来抚慰自己高涨的想法。

    自家儿子和他欢好的人类女子看起来很是不错。

    那种从未见过的异域风情和过于甜美的纠缠令他有了些大胆的想法……还好,赫拉的存在止住了他不合时宜的念头,这位妻子的妒火虽然总让他苦恼万分,但也总能令他保持诸神之王的体面。

    不过,要找个什么时候去勾搭一下那个小小人类呢?

    她住在赫拉的宫殿之中,可不好偷欢啊。

    对,赫拉把这个小姑娘纳入自己的宫殿中,就是在防范他的染指吧?我的妻子还真是苦心孤诣啊,不过这样的困难,反而更加令他心痒痒。

    好想快点品尝到,能令他亲爱的儿子赫尔墨斯都过于失态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他的猎艳可不会因为这点小小的阻碍就停止。

    老渣男了!

    如若宅男和南铃知道宙斯此时的想法,必然会跳起来怒喷一番。

    可惜死宅们一个羞于被人围观将手机关机,一个被困于空间内对外完全抓瞎。完全不知道这样的举动,要令他们再不久后吃大苦头。

    不过沉浸在无力欢愉之中的南铃还意识不到那一些。

    她现在就是想哭。

    每一个细胞都想哭。

    试问穴肉里堵满了精水后,被生殖崇拜加持过的性器,按着捣的感觉有多难受。

    一被赫尔墨斯满满当当地插进去后,南铃就后悔了。

    您好,请问您可以秒射吗。

    可惜神从尊严到设定都不允许。上头一时爽,被干火葬场。女体内的软糯嫩肉随着赫尔墨斯缓慢地插入后便难受又舒缓地再一次拉伸,那些层层迭迭的肉皱一个个舔吻着,绞紧着这过于巨大的异物,让赫尔墨斯额角也泌出了汗水。

    紧致过头就是夹杂痛意的爽了。

    小别胜新婚,俩性器官难舍难分。

    赫尔墨斯试着耸动了一下腰,便能感觉到女孩子长大了嘴巴,呼气声艰难的可怜。他叹着气去亲吻她先前被咬得红肿的唇瓣,然而声音却越来越低哑,显然也失了神明的游刃有余:“咬得太紧了…坏姑娘……”

    南铃却很难反驳,她要是张口,只能哭着说,确定不是您的男根太大的问题吗……可是一张俊脸如此与自己交欢,还是超级心动的男神,南铃又觉得,自己只会脱口而出,赫尔墨斯是一款我的问题。

    撑归撑,被有些喜欢的对象插入还是很爽的。

    那种熟悉的酸胀感伴随着赫尔墨斯并不停歇地抽插,涌动上每一寸肌肤。那根过于饱满的性器在甬道里进出所带来的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