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关于doi过程中不可以出现的逃避行(第2/3页)

    此时两情相悦,谁能拒绝俊朗少年的温存。

    南铃腿软了,她咬着下唇一脸唾弃着自己的不坚定,一边上前,又一次倒入赫尔墨斯的怀抱之中。那种雄性的气味不算芬芳,但也是很吸引人的,尤其是那种淡淡地,还未曾消失的雪滴花的暗香漂浮在两个人身上。

    于赫尔墨斯有力的怀抱中,南铃哼唧两声,眯起了眼睛。

    赤裸的拥抱,在欢爱后虽然难免有些让人不好意思,但是她真的有点喜欢赫尔墨斯呀。既然不做了,能好好休息了,享受这样的相拥应该没问题吧?

    就,下体这个肉有点大。

    “南铃,把腿打开一点。”

    “?”

    南铃震撼抬头,就看见赫尔墨斯一脸的无辜和怜爱。

    如少年人一般骨节分明的手点了点她好不容易才变小的小腹,赫尔墨斯瞥向她下体,语调很是关切:“一直在流,很不舒服吧,嗯……我所宠爱的信徒既然如此为难,难道不需要神明再次予以一些关爱吗?”

    浊色的液体一直在晕染非常令人难堪的部位。如果不是水分都在刚刚的颠鸾倒凤的欢爱环节蒸腾了很多,否则南铃很难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失禁了。

    这让本来含情脉脉的拥抱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但是,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那个,作为您独当一面的信徒,这个我可以自己处理……呀!”南铃是想把腿在合并的更紧一点的,然而她又一次再夹腿过程中,夹到了赫尔墨斯的手。

    可能,性器和手,她总要夹一个。

    南铃这时还没察觉到赫尔墨斯的意图那她就枉为雌性了。她想要逃开,一边试图脱离赫尔墨斯的怀抱一边嚷嚷道:“不是说只是抱抱——”

    赫尔墨斯神态依旧无辜,连那双翠绿的漂亮眸子里都是清澈的无辜:“我可没说只是啊。想要抱抱心爱的姑娘,可爱的信徒,然后在安抚好后与她再次交欢,有什么问题吗?”

    “作为司掌雄辩与谎言的神,您要把权能用在这里么…唔。”

    便又有一个充满情欲味道的吻堵住了女孩子的话,温热的唇舌一次又一次沉醉地相贴,几乎要让南铃缺氧到昏过去的纠缠间,赫尔墨斯沙哑的声音如约而至:“这可不是权能,只是男人们面对心爱的姑娘,都会有的贪婪之言。”

    他脸上笑眯眯的,有少年人恶作剧时的调皮感:“不过,我的南铃,你应该很喜欢。”

    确实,南铃现在一边在心里狼嚎好帅好可爱,一边理智在抱头哀嚎再抽搐了要节制啊,注意场合啊——

    柔软的女体难以反抗这过于热情的男体。

    被按倒在地,赫尔墨斯跨坐在她半条腿上后,那俯视的神态让南铃有些紧张。被重压的感觉则有些莫名的痒麻。而这位俊朗的年轻人又一次歪头,却莫名的色气到让南铃想逃:“刚刚我的小南铃……在欢爱还没开始就想跑的意图,会让坠入爱河的人容易患得患失啊。”

    他的肌肉分明,在阳光下纵使白皙也泛着蜜色。相当完美的男体在自己面前,还有那无法忽视的男根,很难不让人又馋又……有点畏惧。

    南铃抖了抖,垂死挣扎:“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说虽然很想做,但因为真的是处女开荤,身体有些承受不来——”

    太累了,真的太累了,跑个800米都能第二天爬不起来的体能废小死宅,眼睛都真诚地湿润了。

    跟神做爱仿佛一天拉练十公里,实不相瞒,她现在大腿根和腰都还在酸和涨。

    修长的手摩挲过腿根,液体还在不停息的流出。

    赫尔墨斯不为所动,将女孩子压于身下。

    这份甘美和柔弱共存的女性,只会让男性想要索取更多。而且刚刚本身就是因为怜悯她羸弱才快点结束的,但南铃瞧起来活力满满,可见还可以再好好承受一番。

    “作为神的信徒,男人愿意饱受磨炼成为强大的战士。”神明以一种诱哄的语气说着,一边抚摸过她起伏的身体:“女人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