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关于doi过程中不可以出现的逃避行(第1/3页)

    虽然人正主不知道!

    但是她已经是梅开二度,跟他体验了一把又一把开苞体验了啊!

    作为一个雏,她能撑到现在实属天赋超绝,系统庇佑。所以赫尔墨斯,我的神明,您不该好好体谅一下您宠爱的信徒吗吗吗?

    南铃颤巍巍地把自己从赫尔墨斯身上拔了下来,完全没注意那恣意流下的浓白液体从自己不断嗡动的腿心处流下来,会让面前本就浸淫在情欲中的赫尔墨斯大受刺激。

    曲线相当优美的少女赤条条地在他跟前立住了,双腿微张,任凭那些涩情过头的体液在自己双股和大腿内侧,沿着曼妙的体态往下滑落,不断吐着浊白液体的穴口,简直是另外一场独属于性器的情欲盛宴和不自知的邀请。

    而这个笨蛋姑娘,气势汹汹,完全忘记平日里的自己是何等羞涩软和的模样。

    她蹦起来,站直了,五指合并,双手同时从头顶滑落至下身,没有犹疑的对着赫尔墨斯展示着自己。

    “您请看。”她急切地表达着,任凭自身的赤裸,刺激着完全没有满足的赫尔墨斯:“这血丝,这红肿,以及我这还不够丰满的身体。很明显,我还是第一次尝情事的菜鸟。”

    小黑屋只有她和宅男知道,所以南铃说这话完全不脸红。

    南铃上下不断比划着:“您的唧……呃,我是说,您那雄伟的阳物,对于处子而言太刺激了,再来第二次真的会死人的!”

    你看我这体型!看我这浅显的下体!开局就吃你这么过分的尺寸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打个商量,下一次换个没人的夜晚野外,让她休息好了再来战个痛它不香吗。

    谁第一天学骑自行车就敢蹬着它去山地狂奔啊!

    “你看你看!这这这,我这里还在哗哗哗地流着您的……赐予呢!”南铃一脸苦大仇深,让自己不至于在快感的余韵里晕眩倒地,对着袒露的小腹和下体比划:“它说它已经丰收了,再接受一次恩赐太浪费了!你看,全都在往外流,去、去恩赐草坪了……”

    南铃少女,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出了多么破廉耻的举动。

    怕累的死宅是有些别的天赋在里面的。

    赫尔墨斯眨了眨眼睛,注视着面前有些局促,有些手忙脚乱的女孩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噗——”

    正在享受美酒和美少年服侍的阿波罗,一个没忍住,喷了。

    这位俊美到会夺人心魄的神明,在女仙和精灵的簇拥下失了些许从容,竟然克制不住地发出了这次庆典上最畅快的笑声。

    酒液沾染他的衣摆,可是这并不会抹去他的光辉半分,反而让他多了几分随性的意味。

    虽然阿波罗的奏乐已经停止,但是这样爽朗的笑声,足以让所有的生灵都感到另外一种欢歌,在赋予这场庆典新的律动。于是演奏又一次从精灵们的手中流淌出来,那同样快乐的音乐,让每一个女神都舒展出愉悦放松的笑意。

    阿波罗的耳边,那相对远的树林之中,偷欢的男女对话的声音是一出非常让人感到好笑的滑稽戏剧。

    那个先前他没怎么注意到容貌的,行为举止却异常怪异的人类姑娘,竟然和自己的弟弟赫尔墨斯相处起来是这个样子,他不禁莞尔,任凭雅辛托斯疑惑的目光在自己脸上流连。

    刚刚应该多观察一下的,阿波罗漫不经心地拒绝了雅辛托斯的擦拭,拨弄着自己的里拉琴,那并不能构成曲调的声音也足够悦耳到让雅辛托斯闭眼沉浸其中。

    于是,那边的声音得以更好的被阿波罗聆听了。

    赫尔墨斯也在笑。

    他比阿波罗更加乐不可支,他微汗的卷发中有着浅浅的反光,这个快乐的年轻人对着赤裸的少女张开双臂,微微歪了歪头,就足够让本来就对他有情愫,脑袋还在快感里,有些迷蒙的女孩子把持不住了。

    “那,就让我抱抱我心爱的姑娘嘛。”

    赫尔墨斯带着乖顺的讨好和点点小小的委屈,如此歪着头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