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关于doi过程中绝对不能被知道的心(第2/3页)

树木一清二楚。”

    随后,他的手抚摸着南铃有些凸起的小腹,那里的形状有了细微的起伏,南铃也低头看去,只能看见自己撑得有些外翻的媚肉下,肉红的柱状物,在自己体内微微颤抖着。

    “真的好大……”她喃喃自语,然后跟着赫尔墨斯的手摸了上去,很小心翼翼。

    就是她南铃看的岛国avi都很少见到的尺寸,而这样的东西,居然被自己的小穴吞了个彻底。南铃摸着自己的腹部,在阳光斑驳的树荫下,有些唏嘘。

    ……辛苦了,我的逼。

    牛逼的不是器大活好的赫尔墨斯,而是她虽小但弹的南铃啊!

    南铃!牛逼!!!(破音)

    赫尔墨斯不知道她的想法,还在走一个文艺神话人物开车时该有的状态路线,他笑道:“你的夸奖真的很可爱……我很喜欢。”

    他的手摩挲着南铃的小肚子,那上面能看见自身性器的起伏和浅浅的形状。

    赫尔墨斯的眼眸暗沉了些许,他以一种诱哄的口吻对南铃说:“看来这么一会儿,就让我的姑娘很累,所以,我们快点结束……好不好呀?”

    南铃仿佛看见赫尔墨斯头顶冒出来的狼耳和背后不怀好意摇晃的尾巴,但此时下腹那个过于有存在感的东西,让她的大脑只能处理最简单的对话。她跟随者年轻的神明那动听的声音,一脸懵懂地点了点头。

    于是,请看。

    ——下一秒,开花。

    南铃仿佛一个被颠婆上浪花顶端无法挣脱的鱼。更像是被禁锢在小瓶子里的模型船,在海浪中起伏战栗。她被困于男体的怀抱里,身躯无力地抖动,猛烈抽插的部分仿佛被层层迭迭撞开的花朵。

    不大不小的乳球弹跳着,顶端的乳头也在快感下经历几番红艳变硬。

    插入深处的硕物就像是不知餮足的蛇,一下又一下朝最深处前行,每一次都在试图让碾过的每一寸媚肉都不得不放弃那种紧致,随着他的开垦彻底放开。

    好撑……

    赫尔墨斯的手按压在阴蒂的位置,南铃的快感指数直接破顶,她难以克制的短促惊呼是对赫尔墨斯最好的奖励。

    神明为此发出的低笑声悦耳的过分,简直是加剧了把她往情潮里推的趋势……还好,更没出息的下身,给她混乱的大脑挽尊了一下。

    “咕叽咕叽咕叽!”

    这水声欢畅的简直惊人,粘稠的液体,白沫,交织在两个人耸动的地区,南铃无力地被赫尔墨斯顶弄,只觉得仿佛坐在一个不停欺负她的水洼之中。

    “赫!赫尔墨斯——!”

    “好姑娘,我喜欢的你的叫声……”赫尔墨斯喃喃着,忽然按住南铃的腰死死地往自己的硕物上压。

    要了卿卿命了……

    南铃刚觉得这一撞,过于酸爽,背后的神明,那是真的恨不得连卵蛋都装进去的程度。下一秒便很敏锐地察觉,哦不算很敏锐,本就狭小的地方,自然能感觉到异物地胀大。不过,那种饱胀撑胃的感觉还在能忍受的范围……不愧是我!

    南铃的自信心刚要跟着赫尔墨斯的性器一块膨胀——

    ——对不起,打扰了,下一秒,他内射了。

    赫尔墨斯这一射,如果可以,南铃真想抱头鼠窜。但她被这过于强烈的冲击感弄得瞬间失了智,又是在赫尔墨斯的怀抱中无法挣脱,只能深深地,深深地感受这份难言的灼热在自己体内爆开的感觉。

    南铃莫名其妙的自信心和思考能力一起,被赫尔墨斯射爆了(?)。

    被无限赋予男性崇拜,生殖崇拜的神明们,他们在欢爱中的喷涌只会让弱小的人类瞬间溃不成军。

    被神明的超量精液灌了个彻底,温暖过头的液体,狠狠伴随着性器地插入,撞上甬道深处的软肉,让南铃整个人都僵硬在赫尔墨斯地怀抱之中,内里不断地痉挛颤抖。

    而这个时候,赫尔墨斯地手又一次抚慰上南铃的小腹,在她有些涣散瞳孔倒映中,青年的侧颜居然噙着相当愉快的笑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