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关于doi过程中绝对不能被知道的心(第1/3页)

    下身被不断地进攻而席卷全身的快感是很恐怖的。

    敏感地区不断地发出又酸又涨近乎让人发狂的快感,南铃的手抓着草坪,指尖小小的雏菊在有些痉挛的肌肉上不断地摇曳。

    “呃、呃……”少女柔和美丽的面庞此时满是泪水,就跟她不断被赫尔墨斯进入的下体一样乱七八糟。那个狭小的甬道费力吞咽着年轻神明的欲望,每个褶皱都拉伸着自己,被迫拥抱着神明的欢愉。

    南铃受不了了,她脑袋发蒙,身体抽搐,咿呀咿呀摇摆着腰肢一次次试图往前爬。

    这样可爱的逃避,最是能激起雄性兽欲的模样。赫尔墨斯扣住她的大腿往自己胯下扯,少女哀叫着被年轻人从背部一次又一次贯穿。

    这位年轻的神按住她的小腹,那个被他的阳具插得有形状的柔软地方,掌下的肉体深处,赫尔墨斯令女孩子发狂的性器依然在昂扬着反复侵犯这个叫人上瘾的地方。

    “小南铃…呼……”赫尔墨斯的声音终于失去了作为商业之神,雄辩之神的从容,他难掩激昂,不断挺动着腰部,抽插着身下的女体:“不要远离我的宠爱呀,我们的身体不该分离。”

    “可是、可是…呜……您的,呃呃——”南铃终于克制不住地抽噎起来,下体的酸麻酸胀,那种可怕的快感隔了很久又一次降临她的身体,让她难以承受,隐约的血腥味和粘稠液体遍布自己的腿根,这一次的破处远比小黑屋时的刺激更为强烈。

    “您的阳具大到、大到我受不了了……”南铃口齿不清,腿肚子都痉挛着,却能感觉丝丝缕缕黏糊的液体已经把两个人纠缠的地方打湿的彻底。在不断地律动下,下体分泌的水液甚至随着这个姿势,从阴蒂处往小腹胸口一路前进,薄汗和这样的体液交织着来到她的前胸和下巴,有些凉,有些痒。

    南铃的下体彻底放弃了尊严,它被捣干出白沫,水分泌的相当多,多的过分。简直就是另一个哭的不成样子的南铃。

    赫尔墨斯一边爱怜着这个小姑娘,一边又被夹得也觉得难以忍受,恨不得把胯下的女孩子捣得再烂软些才好。

    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么一直昂扬着,把自己粗壮的雄性器官与这娇弱的雌性甬道永远黏合在一起,叫她无时无刻不再发情,与自己沉溺于爱欲之中。

    这样的念头和乌拉诺斯没什么区别,神沉溺于情欲都是一个样——

    南铃仅剩的思考能力叫她不至于再这样狂浪的捣干下放声大哭,那些偶尔会掠过她肌肤的白色丝巾无一不在提醒着她注意场地。然而在这样的隐忍下,小穴的刺激更加剧烈,那一波一波又酸又沉的快感,让她一个平凡的人类难以招架。

    赫尔墨斯的汗水砸在她的躯体上,令她又想起那些小黑屋的岁月。

    比起那个时候,现在的欢爱就更加刺激,如果被人发现,被赫拉和狩猎女神知道,她会被怎么样?

    紧张的感觉又一次爬上了大脑,赫尔墨斯感觉到包裹着自己欲望的甬道又开始蠕动着缩进,他不得不粗喘着向前压倒,再一次吧自己的性器深深地,深深地插入女体之中。

    “我的、哈…我的小南铃。”他的睫毛上都有星星点点的汗珠,折射着浅浅的光,两个同样湿滑的身体相贴,赫尔墨斯宽慰着能明显感觉到不安的人类姑娘:“别害怕。我们的交欢理所应当,不会有人因此责罚你……而且,你看。”

    年轻人有力地手臂拥抱着她变成了类似观音坐莲的姿势,南铃的下腹塞满赫尔墨斯的性器,被他拥入怀中……现在的感觉就是仿佛坐入蜜水里,南铃在快感占据大脑之于,一边后知后觉——等这场欢爱结束后她一定要疯狂补充水分!

    处女的身躯天赋异禀,但这个出水量,很难不让她担心之后会脱水。

    人类啊,你的体能是有极限的。1

    两个人濡湿的下体依然连接,赫尔墨斯摸着她的脸,让她看着周围始终没有散开的丝巾白纱:“瞧,这些白纱是很尽职尽责的。”

    俊美的神明安抚着她:“我们的交欢只有这里的花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