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关于doi过程中绝对不能喊出的话(H(第2/3页)

更多的还是撑。

    而敏感的嫩肉一边能感受到里面异物的形状,甚至能感觉到它在自己体内的的热度和因为血液涌动带来的细微舒张,还被赫尔墨斯缓慢地晃动而刺激着,酸麻一片。

    南铃下意识地想要夹紧腿,让体内的肌肉收紧,来阻止那种莫名的快感,这番举动却更加刺激了本就在一直克制的赫尔墨斯。

    南铃感觉到赫尔墨斯的吻一下用力了一些,她有些缺氧,却还在被迫承受着口舌被人舔弄,唾液交换的感觉,同时那根舌头——那根舌头——它可真坏啊。

    赫尔墨斯的舌头快速拨弄着南铃的舌尖,南铃能听到他们的唾液因此而产生的过于响的水声,不亚于媾和时的那种粘稠,她感觉自己的注意力被拉扯成两截,下体被赫尔墨斯侵入的时候,口腔也在被赫尔墨斯玩弄,可口腔可没有什么快感地带……

    可为什么,还让她如此快慰呢?

    她的呼吸急促了几份,下体绞紧了体内那根性器,让赫尔墨斯震了一下。

    “看来,是可以了。”他总算放过了她的舌头,嘴巴却不怀好意的瞄向另外一处,她被拔高了一些,被迫扬起胸部,把自己的乳尖送入他的嘴边。

    “呜……”湿热的口腔含和吮吸着胸部顶端的感觉过于强烈,南铃此时终于有了些小小的,被占有后近乎遗忘的空虚感,她扭了扭腰,把胸更用力往赫尔墨斯口中送去。

    赫尔墨斯便笑纳了这份淫糜的好意,他的吮吸让南铃又一次忍不住地呻吟起来,不断刺激着她扭动身体,在无意识地挺弄腰腹,让体内的,赫尔墨斯的性器满足着自己。

    可是……

    救命啊赫尔墨斯,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你的鸽(rou)子(bang)这么大?1备注

    南铃隐忍的闷哼随着体内肌肉浅浅的蠕动而明显了起来。被迫撑开的甬道正在不住地按压着其中的异物,南铃大腿克制不住地抖,腿肚子贴着赫尔墨斯侧面的大腿,再无声地表现着自身的娇小可欺。

    介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神明便不住地起了坏心眼。

    托举女孩子臀瓣的手在底下,相当过分的颠了颠,女上男下的体位,使得这种摩擦和硕物在内里进出的感觉一下子明显了起来。

    “你别——”

    严丝合缝的肉与肉间,湿漉漉的水液欢悦着从二人交迭的部分冲了出来。赫尔墨斯对着南铃控诉的目光,有些委屈巴巴地扁了扁嘴:“不可以吗?我亲爱的南铃,你体内的水冲刷着我的衣摆,我现在被你花蜜滋润的难耐,你和我的身体都在叫嚣着快乐和享受啊。”

    “我的姑娘,已经能接受我的全部了吧?”他又坏心眼地颠了颠,让南铃的下体完成了一次吞吐的律动,让两个人相连部分的“咕叽”声一下窜了出来,周身弥漫着发情的味道。

    “……”大哥,我错了。

    南铃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湿润了。就,身上布满薄汗的那种湿润。

    远处庆典的乐声不自觉越来越轻快,而他俩如今的处境,对南铃而言越来越严峻。

    赫尔墨斯的撩拨和勾引,体内硕物过于强烈的存在感,全都在邀请南铃如狼似虎。可她一个运动废物的死宅,哪来的力气猛虎下山,压着赫尔墨斯忘情起落?别闹,分分钟滑跪!

    南铃深吸了口气,却又觉得自己不能输。

    忍住下腹那种撑圆溜的生涩感,南铃向后仰去。她双手撑到了赫尔墨斯的大腿和膝盖上,以此为着力点,猛地挺弄起腰和大腿。

    人活一口气!咱美少女咱得争气!

    赫尔墨斯略微低头就能看见女孩子向着自己完全不设防地展露着全身,娇小柔软的胸乳,一耸一耸的小腹,那柔嫩的皮肤,灼热的呼吸无一不让他愉快。这个在艰难地吃着他阳具的人类小姑娘像是最美丽的白鸽,最聪慧的乌鸦,最可爱的幼鹿……女孩子皮肤白的圣洁,头发乌黑却折射着些许阳光,显得流光溢彩。

    他越看越觉得喜欢,越是在女孩子艰难的起落下,觉得被吞咽的阳物有着前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