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在处女神的庆典上试图doi赫尔墨斯(第1/3页)

    帅气的大小伙子几月不见一副委屈巴拉醋波翻滚的样子真的让人怦然心动。

    当然要是没有下一秒被她脸上的墨绿色膏药吓到的话。

    当赫尔墨斯毫无防备地露出有点惊悚的表情,微微向后仰头的时候,南铃由衷的悲伤起来,问宅男:你快看系统,他对我的好感是不是减少了……

    宅男:……你确定不是你对他的喜欢减少了吗。

    “你脸上的绿色的这个东西是?”赫尔墨斯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南铃脸,“我怎么感觉到了阿波罗那家伙的神力在这上面,你受伤了吗?”

    南铃不得不解释了一番刚刚发生的事情,并知道了赫尔墨斯原来是和宙斯同行,刚刚才到。而宙斯此刻已经非常明智地收敛花花肠子,在赫拉身边说些应酬性的爱语。

    赫尔墨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非常自然地抱着南铃就坐在了树下:“阿波罗身为我的哥哥,是奥林匹斯山上最俊美无俦,独一无二的神明。诸多女仙和王子勇者都对他十分爱慕,摔在他怀中可是多少精灵仙子渴求的事情,而你……”

    月桂树在柔风中摇摆枝丫,碧绿的青叶间是金色的碎影,赫尔墨斯深棕色的卷发落上光影,翠绿的眼眸清澈明亮,看得南铃心神一荡,脱口而出:“你也是独一无二的神明呀,赫尔墨斯。”

    赫尔墨斯眨了眨眼,笑意不由自主地加深。

    帅的一点都不刺眼,还特别迷人,美少年,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被阿波罗的帅脸险些刺瞎的南铃赶紧补充:“您的智慧,您的温和还有慈悲又善良的心也是独一无二的,您执掌的权柄也只有您才能做得尽善尽美,所以——”

    “嘘。”赫尔墨斯的拇指按上了南铃的唇珠,那种感觉让她一下梦回当初关小黑屋里的种种,南铃老脸一红,忘记了话语。而年轻的神手并未离去,而是半垂眼眸,低低地笑起来:“你再说下去,我会想要立刻亲吻你了,南铃。”

    赫尔墨斯的气息将她裹了个彻底,然而这其中却有一种淡淡的,极为轻的花香。南铃还在思考着味道的时候,赫尔墨斯忽然从腰后拿出一束白色的小花。

    乳白似雪,像滴落的泪珠一样。

    在《奥德赛》的记载里,赫尔墨斯将这种花赠与了奥德修斯,让他能够以此破解女巫喀尔克的魔药,将其戴在在耳朵上,还能保护妖灵的侵入和伤害。

    “这是雪滴花,而在有些地方,又有着雪铃花的称呼。我行于那里旷野,听到他们如此称呼,不知为何就想起了你。南铃,这束花,送给你。”南铃从赫尔墨斯手中接过这束相当轻盈可爱的花朵,细细打量的时候,就听见赫尔墨斯有些紧张的声音:

    “南铃,你喜欢吗?”

    司掌智慧与欺诈,雄辩与联结的神明怎会送出不讨人喜欢的东西,他的紧张都让自己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年轻人,从而更让女郎心生怜爱。南铃对此心知肚明,却依旧忍不住捧着雪白的花朵,抿着唇露出羞涩的笑容。

    南铃的瞳孔清亮而潋滟波光,举起花束贴在赫尔墨斯脸前,随后她凑了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

    “喜爱至极。”

    雪滴花的香气中,女孩子藏在低垂花瓣中轻柔的吻,令赫尔墨斯有种熟悉的心动感。

    就仿佛有美好的事情,已经在他与这羸弱的人类女子间来回发生过。

    而他心中喜悦,已经顾不上这些悸动的异样,也躲在雪滴花中,低声问:“我可以回吻么?”

    “您觉得呢?”南铃虎躯一震:“我脸上还有草药您清醒一点。”

    ……对哦!我一脸的绿色膏药,这是怎么快进到少女漫画风的?

    不愧是赫尔墨斯,从被面膜吓一跳,到营造出旖旎氛围,再到无视她一脸绿就想亲亲,这就是超越男人,名为男神的生物吗。

    真是,叹为观止啊。

    宅男:牛逼。来,妹子,我播报一下好感度。这货对你已经是64%了,恭喜,打出黄油he不是梦。

    “阿波罗的医药虽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