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爱你的人不会离开(第1/2页)

    莫彩芯抱着温宗政的手臂微微一僵,她缓缓地将手从温宗政的身上移开,看着他的目光也渐渐地冰冷了起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莫彩芯强颜欢笑地看着温宗政,“宗政哥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温宗政闻言嘴角不由得紧紧抿起,他看着莫彩芯,眼睛中闪烁着某种复杂的目光:“……生日快乐,彩芯。”

    “哈哈哈,哈哈哈!”莫彩芯猛然狂笑了起来,“原来你还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呀!那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偏偏要选到今天?!”

    说罢,她猛然一挥手,指向了电视机里笑的开心又灿烂的莫羽杰和莫晓冉:“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的父亲却连一句祝福也没有,跑去为一个相处了不到一天的女儿开演唱会!和我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却要在这一天把我送进警察局?!喂,我拜托你们,能不能把给莫晓冉的一丝丝同情也分一点点给我?我真的没什么别的要求了,我只是想要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得到父母的爱护,得到心爱之人的青睐……我哪里有错了!”

    莫彩芯的双眼发红,眼角处微微泛出了些水润,她的表情明明是一副脆弱到下一秒就会崩溃的样子,却仍然浑身发抖地站在原地,倔强地望着温宗政。她那双细长的眼睛不似从前充满了阴狠,而是单纯地透露出许多的悲伤与愤怒。她就像一个被夺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恃宠而骄地撒着泼,却没有想好去承受这份疯狂之后的代价。

    温宗政看着这样的莫彩芯,无奈地闭了闭眼睛。

    莫彩芯不是个坏到了骨子里的孩子,所以对于莫晓冉,对于莫子辉,她不一定就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毫无愧疚。只是她被宠溺惯了,以至于到现在莫彩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怎样的过错。她现在的逞强,愤怒,都只是属于一个孩子的任性。

    莫彩芯是在温宗政最孤独愤怒且寂寞时唯一陪在他身边的人,即便这份来之不易的陪伴中夹杂着许多其他的目的,但对于少时的温宗政来说,莫彩芯的确就像是茫茫沙漠里的一片绿洲,一朵长在干涸田野上的鲜花。温宗政没有办法就这样扔下莫彩芯一个人自生自灭。

    “彩芯。”温宗政深吸了一口气后睁开了眼睛,放下了手中的锅铲,轻轻地拉住了莫彩芯的手。莫彩芯微微用力想要挣脱,却被温宗政死死地禁锢住。没办法挣脱,她只能像一匹倔强的野马一般咬着下唇,听着温宗政继续说下去。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亲犯下了一个大错,他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唯一女儿给弄丢了。即便他的朋友未曾责备于他,可是看着日渐消瘦的朋友,父亲他每日也无法安睡。终于,在这种痛苦的辗转反侧后,他做下了一个决定,要永久地留在国内,寻找那个曾经丢失的孩子。”

    温宗政的双眼渐渐地迷茫起来,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可是母亲那时候是定居在国外的,在国内全靠通行证,当通行证到期后,就不得不先行回家。母亲很单纯地以为父亲找个一两个月就会放弃了,我们一家还能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可是没想到,父亲一找就是两年整。在这两年内,他没有回过一次家,没有向家里邮寄过一分钱。他沉浸在自己的责任与兄弟情义之中,却放弃了一个身为丈夫和父亲应尽的责任!”

    “母亲和父亲离婚的时候,我打从心底里憎恶着那个从未谋面的孩子,尤其是在我被交给父亲抚养,被再次带到莫家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怀疑,我真的是父亲的亲生孩子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父亲不爱我,而爱一个当时年仅两岁的婴孩呢?”

    说到这里,温宗政看着莫彩芯微微苦笑起来:“我当时憎恨着那个传说中的孩子,同样地,也憎恨着代替她享受了这世间所有人宠爱的你。”

    莫彩芯的眼睛不红了,手也不挣扎了,她乖乖地站在温宗政的面前,呆呆地听着他讲述这段她从来都不知道的故事。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商场里,你父亲抱着你买玩具的时候。”温宗政松开了握着莫彩芯的手,轻轻地敲了敲她的头,笑了,“你是不是以为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